當前位置: 首頁 ? 重樓種植 ? 當前市場

當前市場

由于長期掠奪式的采挖,缺乏保護,滇重樓資源日趨減少,重樓的藥用原料出現嚴重緊缺,現已列為云南省30種稀缺瀕危天然藥物之一。拯救枯竭的重樓中藥材資源,為人類健康作貢獻,讓廣大老百姓通過種植重樓,解決高勞作低產出的生計問題和致富問題。

市場分析:

有人說重樓是目前中藥材市場上的一匹黑馬,真是一點也不假。近年來重樓野生資源逐年枯竭,由于生產成本高,生長周期長,人工種植尚未發展起來,而重樓為常用中藥材料,療效確切,用量逐年增加,近年來價格逐年攀升。2003年”非典”疫情嚴重,重樓的需求量突然增大,使重樓價格達到了280元左右的天價。尤其是從去年,重樓采購者眾多,價格可謂節節高,4月正是青黃不接之際達800多元/公斤。

一、價格上升產量下降

重樓歷年來以野生資源提供用,近年來隨著重樓價格的逐步上揚,可觀的經濟效益驅動農民 大量采挖,而產區政府對重樓的遠期發展重視不夠,保護無力,導致采挖過度,重樓野生資源正逐步減少。雖然以野生變家種成功,但它需5-7年才能采挖,且生產成本高,因此在生產上無法推廣和擴大種植,生產發展不起來,只是零星種植,形成不了生產規模,產量不多。

幾年來,重樓野生資源逐漸漸少,而市場用量逐漸增長,誘發了價格不斷上攀,80年代中期,重樓市價僅2.7元。90年代以來,重樓上市量逐漸減少,而需求量卻不斷增加,產銷矛盾逐年突出,市場走勢不斷加快,價格步步攀升。1992年4.5元左右;1993年6-7年;1994年7-8元;1995年以后,重樓市場走勢加快,并現缺貨,價格大幅度上揚,1995年達到24-27元;1996年35-47元,等俏時達55元左右;1997年70元左右,從1995年到1997年三年時間,等價格幅度高達300%;1998年78元左右;1999年90元左右;2000年103元左右;2001年123-128元;2002年190元左右;2003年非典時達280元;2006-2008年345-355元;2009-2010年達380元;目前以達到800-1000元左右,縱觀重樓歷史價格走勢,真是芝麻開花節節高。

但該產品隨著市價的上漲產量卻迅速下降,資源嚴重枯竭。重樓以個大、生長年限長者為佳,在1992-1995年收購貨中單個0.3-0.6公斤著比比皆是,隨著價格的逐年上漲,產區采挖的積極性越高,但由于采挖過度,到1998-1999年所采購產品中有一部分僅葫豆粒大小,直徑還不到1厘米,僅1-2個”梯級”,顯然其生長周期僅1-2年。以云南思矛為例,在1992-1993年一般情況下該區可采購30-50噸,1994-1995年為20噸,1997-1998年為10余噸,1999年為幾噸,2000年則難成噸位;在涼山州木里縣的每個收購點才收購幾十公斤。80年代和90年代的主產區貨源已嚴重枯竭,近年的市場供應主要依靠四川的涼山、樂山、甘孜、阿壩供應為主。今年重樓產新已一月有余,從云南、貴州、四川產地的產新情況來看,資源枯竭度與往年相比十分明顯,達70-80%,當前各產區形成重樓搶購戰,由于去年底至今年產新前重樓價格接連上升,受2003年”非典”的影響又達到過280元的天價。這幾年各產區提前采挖,但大多是中小重樓,綠豆一般大的個子極為常見,大個子甚少。這樣一來在地重樓遭到了嚴重破壞,野生重樓生長周期長達5-7年,以后重樓資源將嚴重減少。另外國家對野生中藥材資源日益增強保護力度也將會使重樓供應進一步減少。

二、社會需求逐漸增加

重樓是常用中藥材料,在治療炎癥方面具有獨特的療效。80年代以來除配方用外,重樓被開發利用作為多種中成藥原料,如百寶丹等。重樓社會用量不斷增加,四川某廠的需求量也在穩步增長,且華東市場亳州重樓的需求量已達200噸,四川的需求量150噸,其它地區約150噸。隨著率先通過GAP、GSP認證企業恢復生產,重樓的需求將逐年增加。

三、”非典”對重樓用量的影響

2003年”非典”疫情嚴重,抗病毒沖劑是一種純配方的中成藥,其中含有重樓、貫眾等中藥材料,抗病毒沖劑需求的增加,勢必影響重樓等作為抗病毒沖劑的投料的中藥材用量增大,從而使這些材料的供求關系出現變化,重樓在未發生”非典”疫情之前,即呈現出貨緊價揚的局面,”非典”疫情無疑對重樓的供求關系是”雪上加霜”。

四、旺盛的人氣

野生資源逐年枯竭,人工種植尚未形成規模,需求逐漸增加,使商家們對重樓的后勢充滿信心。由于近年價高農民提前采挖,眾多商家前往各產區收購重樓,形成搶購的局面,產新后大部分貨源已集中到商家手中。
綜合以上情況,盡管今年的產量受價格刺激將增加約30%,但”非典”造成重樓用量增加,加上重樓療效確切,其相關用量也會逐漸增加,重樓仍是供不應求。加上濃厚的人氣投資氣氛,其后勢仍將走堅。

新浪棋牌